原标题:拼多多、轻课、宝宝玩英语们:一样的微信刷屏,不一样的姿态

问:微信新规对拼多多,拼多多团长有什么影响?

图片 1

图片 2

朋友圈常有,刷屏却不常有。

多多团长其实出发点对于推广拼多多有很多好处。靠着微信的扶持用户量也很大了,如果微信关闭了切入口对拼多多来说真的有很大影响

拼多多最近在微信又刷了一波屏,褒贬如潮水般涌向这个三岁的孩子。话虽如此,拼多多还有另一种更平常的刷屏模式,就是各种拼团活动。但朋友圈很大,刷屏的不止拼多多,还有,轻课,宝宝玩英语,薄荷阅读这样的在线英语学习平台。

西方不亮东方亮,没有微信还有支付宝,就是能收能支付才用微信,互惠才能互利。

拼多多的上市,以及上市的拼多多,让不少人给中国人扣上了“消费降级”的帽子,毕竟3亿人都在“拼”。原因不必多说,一句话概括就是,拼多多给大家制造了“人人都爱买低价货”的刻板印象。

但轻课、宝宝玩英语、薄荷阅读们的出现,还是让大家宽心的。因为轻课、宝宝玩英语、薄荷阅读这些知识付费平台,还是多少给我们释放了一个信号:愿意为知识付费一定程度上就是消费升级的体现,而且消费升级的人并不少。

回到刷屏现象上,拼多多、轻课们在微信刷屏,他们的共性是什么?

拼多多、轻课们刷屏的共性:刚需

现在有个问题摆在面前:人为什么会刷屏?回答了这个问题,我们就能找到拼多多、轻课们刷屏的共性。

关于这个问题,需要去深入到用户的行为路径中去。以拼多多为例,用户首先需要在拼多多中看到相关商品,然后再去选择拼团,把这个拼团链接分享到微信群或者是朋友圈去。但对于没有发起拼团的人来说,他就有两种选择,一个是自己成为发起拼团的人,一个是成为帮别人拼团的人。再以轻课,薄荷阅读为例,微信上在线学习英语后,学员天生的成就感和炫耀感驱使,同时打卡额外可以获得一些奖励,比如实体书。

从这两种情况来看,用户刷屏的出发点其实不难理解,一个是为了买东西,一个是炫耀感和奖励。究其本质,刷屏是人在满足需求过程中的一个表现。这就好比我们在看到好东西或想要的东西时会口口相传一样。

这一切都是个人利益的体现。而拼多多、轻课们很清楚人们的这些刚需,所以将个人利益,或者说刚需和个人的社交关系链绑在了一起,来让人们去主动地制造曝光。

为什么说是刚需呢?反过来看,如果不是刚需,刷屏行为大概是不会出现的,因为人会去掂量刷屏和不刷屏的得失。所以说,平台想让用户刷屏,来增加曝光和导流,还得充分了解用户的心中所想和心中所不想。

而且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,刷屏靠一人是不可能完成的,它终究还是个群体性的行为。当某个群体愿意刷屏时,一定是有什么东西打动他们了,这也是刚需的另一佐证。

但话说回来,刷屏还是个技术活。拼多多、轻课这些平台,都是少数分子,有幸站到“冰面之上”,冰面以下还有绝大多数正在尝试或者是尝试失败的平台。

拼多多、轻课们刷屏的个性:姿态各异

共性是抓住了用户心理,那么拼多多、轻课们刷屏,各自又是靠的什么吸引力?

拼多多:虽然在微信生态里玩社交玩得风生水起,但不要忘了,拼多多的基因还是电商平台,是为了满足用户的各种需求而生。这一点,和淘宝、京东、天猫没什么区别。但为什么我们不多见京东、唯品会的刷屏,这说明拼多多的确是有“两把刷子”的。

一个是比较丰富的商品种类,人的物质需求是五花八门、甚至是千奇百怪的。就如同现在的淘宝一样,有着我们想不到的东西在出售。拼多多作为综合电商,目前平台有超百万的活跃商家,所以商品丰富无需多言。而这显然是下沉的拼多多一个不可忽略的优势。

另一个是低价诱惑。过去,我们在微信上看到了不少拼多多的低价团,比如典型的“0元团”。用户可以通过砍价的形式,来不断降低自己购买商品的成交价格。正是因为用户对价格的敏感性,各种刷屏现象才能出现。拼多多的各种低价团得以“病毒式传播”,低价是根源。

相关文章